最美文字网 » 小说 » 弯弯的石板路(2 、幻想破灭,下乡是大势所趋)

弯弯的石板路(2 、幻想破灭,下乡是大势所趋)

2017-12-26 10:45 作者:石头 216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幻想破灭,下乡是大势所趋

学校刚刚开过上山下乡的动员大会,接着,全校师生又重新整队集合,浩浩荡荡地到市里,参加了声势浩大的游行,向成都市革委会递交上山下乡的申请书,又在人民南路广场,向毛主席的巨幅雕像前,庄严宣誓:表示自己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,上山下乡一辈子,永不动摇。

学校的游行队伍解散后,我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,晚饭以后,家里没有开灯,一家人依然围坐在饭桌前,我把学校开动员大会这一天的情况,详详细细地都跟爸爸妈妈讲了。同时我也在试探性地征求爸爸妈妈的看法和意见。两个弟弟感觉到事情很重大,谁也没有说话。一声不响地坐在旁边,默默地听着爸爸妈妈的话语。

妈妈的意见是:要我回老家,到东北抚顺的农村,那里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家乡,在老家,那里的亲戚多,熟人也多,在劳动和生活上,绝不会吃到亏。

而爸爸的意见,和妈妈的观点正好完全相反,他说:“咱们的孩子一旦回到抚顺老家,肯定是得住在他爷爷家,孩子他爷爷的成分是地主,我们的儿子一旦回了老家,别人肯定会给他气受。说不定,还会有人给他扣上地主孝子贤孙的大帽子,那你无论怎样表现,你就是表现得再好,别人都不会有看得见。万一再出点什么岔子,不论做什么的解释,大家都说不清楚。在政治上受牵连,那是不可避免的。势必还会影响到以后的进步。还不如就让他跟学校一块儿下,其结果也许还会更好一些。”

爸爸的一席话,反倒说得妈妈哑口无言。她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爸爸转过身来问我:“你自己有什么想法?”

我回答道:“我想要走就干脆走得远点,我想用自己的实际能力自己打出自己的天地来。”

爸爸不由得苦笑道:“你懂个屁,你有啥本事,还想自己打天下?依我看,我看你还是跟着学校一块下吧。你和同学们在一个公社,有事情互相照应着,在农村好好滴表现,也许能早点回来,这也挺好。”

其实,从内心来讲,我也很赞成爸爸的意见。和同学们在一个公社。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关于我上山下乡的大致去向,就这样确定了。

1969年元月前后,我们学校里的很多同学家长,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物,具有相当的活动能力,这些人通过各种正规合法的渠道和方式,曾经多次向成都市教育局的有关部门提出过诉求,重点强调指出;就这批读半工半读学制的初中生而言,他们在校学习期间,长期参加建筑专业技能培训和体力劳动,这些学生已经接受过比全日制学生多得多的强体力劳动锻炼,已经具备了相对较强的建筑工程专业生产技能,可否在政策上给予适当考虑;让他们不下乡,直接到建筑工地当工人……

迫于当时的政治大环境,成都市教育局革委会的会议室里,已经座无虚席,我们学校的革委会、军训团和工宣队的负责人都在这里。同时还有部分学生家长的代表。在这个会议室里,围绕32中学生是否下乡的问题,已经辩论了一个整天了。

在当时极左思潮的控制下,哪个人有几个胆子,敢公开站出来,随意批准半工半读的学生不下乡。后来我们才知道。这个半工半读教育体制的提出,是刘少奇在1964年,根据毛主席倡导的总的教育方针为前提,提出要把在校学习的学生,培养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,有文化的劳动者。按照这一思路提出来的新兴教育制度。我们这些学生,就是这个新兴教育制度的第一批实践者。后来是因为在十届十一中全会上,刘少奇被错误地当做叛徒、内奸和工贼,被永远开除出党。刘少奇一旦被打倒了,他所提倡的一切都跟着错了。半工半读的事,谁也不敢公开讲了。

教育局有关部门的纪委主要负责人,此刻全都集中在会议室里,负责人老李正在会议桌前做最后的总结性发言:“同志们,各位学生家长们,你们的心情,我们都能理解。不瞒大家说,我也是一个知青的家长。大家的处境和心情都是一样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拿出手绢擦了擦眼睛,继续说道:“你们都说,你们的孩子上半工半读职业班,我们不能说,你们说得不对。文化大革命运动初期,教育局系统被某些群众组织冲击过很多次,很多的资料都找不到了。我们一直都在找,可一直到现在,不论是你们,还是我们,谁都拿不出任何手续和证明材料,当时办校的正规手续已经被散失了。”

学生家长们群情激奋,很多人顾不得身份了,一起涌向自称老李的负责人,打断了他的发言。“我们的孩子是来学校读书的。学校办学有否有正规办学手续,这个手续证明应当由你们教育局来提供。何况当初,举办这个半工半读职业班,还是你们教育局主办的。你们怎么会想这么个馊主意,要学生去提供什么办校的审批证明?你们还讲理不讲理?这世界上还能有说理的地方吗?”

负责人老李一下子被拥挤到了墙角,他用尽全身力气挤到了会议桌前,手里握着眼睛继续大声说道:“大家请安静,听我说,现在的问题确实很难办,双方都没有真凭实据,问题还得要有个了断。现在而今眼目下,你就是把那些当事人都找来,恐怕也不行。当时经手办这些事的人,要么已经不在人世了,要么被打倒了,根本上不了班,更没权利再办这些事。要么就是都被进了牛棚,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,更办不成你们的事。我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你们的问题。”

说到这里,另一位负责人老张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观察着逐渐安静下来的会议室,向着着那群情激奋的人群,挥动着一双大手,大声地抢过了刚才的话头,继续说道:“是的,现在,我们也没办法

满足大家的要求。”他把话锋一转,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:“上山下乡,是当前重中之重的中心工作。我们就是要无条件地,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,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很有必要。这是毛主席说的。这是上级的统一安排,也是成都市当前压倒一切的重点工作。”

那个负责人老张清了清嗓门,他继续说道“根据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精神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要动员一切力量,说服城里所有的干部和其他人,把自己大学、高中、初中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,来一个动员。”

主席台前的各位分管教育的领导们,这时候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,再三地补充和强调各自所要强调的重点。异曲同工,都提到所要强调的重点,就在于:要不惜一切代价,来一个动员。这个代价首先包括了这批非全日制初中生的各位家长们,就是要他们付出代价,顾全革命大局,不要斤斤计较自己家里的得失,要不遗余力地花大力气,动员自己的半工半读子女,都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还说革命就是要有牺牲,要大家明白,为了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,为了防修反修,国家不变色的需要,为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,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,大家付出代价是值得的。

成都市教育局的有关部门各位负责人,通过这次的专门协调会议,对我们的校领导和我们的父母代表们专门做出了政策解答。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说的是:“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,把自己大学、高中、初中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,”

成都市教育局的有关部门的总负责人,继续补充说:“这里说的是:要把大学、高中、初中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,这个初中毕业,它所指的是宏观意义上的所有的初中毕业生。上山下乡主体的重点范围包括了:所涉及到的全体初中学生和学生家长,不论是什么学制,他们都必须要站在国家的立场上,站在防修反修百年大计的高度,从千秋万代确保红色江山不变颜色的战略高度来提高思想认识,在执行的过程,不断地理解和加深理解。”

成都市教育局的有关部门总负责人,说到这里,又从会议桌上拿起一份文件,大声地宣读着成都市革委会文件的总体要求:

所有的初中学生和学生家长,都要充分认识到: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与备战备荒为人民紧密相连的重大战略作用。大家不能狭隘地强调你们学校半工半读学制的特殊性。个人的利益最终要服从于革命事业的全局利益。

要来一个动员,那么这个动员所能包含的主体将会是更大的。它所囊括的内容就应当是更深刻的,那么范围应当是更广泛的,声势更大,规模更加庞大。作为构成上山下乡运动的主体,需要参加进来的的人员构成将会更多,牵涉到的面会更加宽阔。(以至于发展到以后,小学毕业的超龄生也都变成了知识青年,成为上山下乡运动的重要主要组成之一。)所以,这个初中毕业的子女势必涵盖在所有的全部范围。包括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等多种学制在内的所有初中毕业生。

处在全面贯彻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,在全国的范围内,至上而下地掀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高潮的时期,上不上山,下不下乡,已经成为考验我国每一个部门和单位、每一个家庭、每一个人,是否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,是否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的大是大非问题。

会议终于结束了。在市教育局的这个专题会议上。在我们学校里,几百名半工半读学制的初中毕业生是否能够不下乡?这个重大问题,经过如此这般地理论拔高,上纲上线地分析之后,不下乡的退路被彻底堵死了。我们这800多名半工半读学制的初中生,就这样被强行和那些全日制的初中生合并到一起,全部列入了必须要上山下乡的整体序列范畴。

这下子好了,一刀切下来,大家都踏实了。谁都用不着多想了,想也没有用了,都得回去准备准备。各位同学们,带上背包,都到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当知青去吧。

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,步步紧跟毛主席的战略部署,我们这帮初中生,为了尽量减轻家庭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压力,确保全家在上山下乡的问题上,不会去承担那个不革命的严重后果。为了显示自己的革命激情,纷纷效仿革命先烈,开始向往着,能早一点跨出学校课堂,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革命化道路。

懵里懵懂的我们,在当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涌动下,我们纷纷涌向校领导办公室,拿来笔墨纸张,向学校领导写出上山下乡的决心书,已经贴满了教学大楼的全部走廊的围墙,大家都以自己写决心书的实际行动,积极参加上山下乡的知青行列,踏上与贫下中农相结合革命化道路。不久,我们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练就一颗红心。

说句大实话,在那个时候,愿不愿意上山下乡,已经不是你个人私下的意愿,那是大势所趋,你就是想着不愿意下农村,,你也不敢公开讲出来。下不下乡,那绝对不是由你个人能所决定的了的。把话说得再直白一点,对于上山下乡的事。任何初中生都是躲不过去。不妨把话再说的通俗些,你下也得下,不下也得下。反正都得下,那么迟下不如早下,至少还可以落得一个态度积极。

此刻,在教学楼的走廊里,突然人声鼎沸起来“快点出来看,有人已经把大红的决心书写出来,都贴到墙上了。”还有人追问道“先看一下,是哪一个写的?”旁边有嘴快的,抢先回答“兔儿团长的。”那就是说,在我们学校,在全校的学生们中间,已经涌现出了一个好榜样。她就是学校革委会的副主任王玉芳。

请看下文《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》

编辑:疯狂侠客88

赞一个 (0)

《弯弯的石板路(2 、幻想破灭,下乡是大势所趋)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