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文字网 » 散文 » 卖河蚌的男人

卖河蚌的男人

2018-01-07 14:20 作者:明月茫茫 229人读过 | 0条评论  相关搜索

每逢星期六或星期天早晨六点半,他就已经站在寒风瑟瑟的路旁开始卖河蚌了,一双手又红又肿麻利地剖着又脏又滑腻的河蚌,他的生意总比别人好,因为他的河蚌便宜,也从不跟顾客计较。穿着雨靴,箍着防水围裙,尽管这样浑身上下看不见一块干净的地方,连脸上头发都沾了泥巴,这些河蚌就像他从泥塘里刚摸出来一样。

多少年前我就认识他了,那时他靠卖鸡蛋为生,他总是把鸡蛋卖到臭也卖不掉,我们便都叫他“臭鸡蛋”,“臭鸡蛋”是如皋人来常州打工的。由于学历低,又没有一技之长,所以不可能找到一份像样又舒适的工作,只能靠一身蛮力赚点辛苦钱。他说他老婆是坐月子时发高烧死掉的,他认为都是母亲的疏忽造成的,“臭鸡蛋”当时因为母亲让他在常州打工赚钱要给两个弟弟读书,不能陪在妻子身边,等到赶回去已经晚了。所以他恨母亲,一气之下把还没满月的儿子留给母亲自己就又跑来常州了,

当时他一直很消沉,也无心做任何事,倒卖点鸡蛋,逢年过节也不回去,平时就买点面条度日子,租的房子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视,出门也不修边幅邋遢样,他也想再找个老婆,谁又愿意嫁他呢,尽管他不抽烟,不打牌,会过日子,他总说女人没好东西,除了要钱,没有一个真心对他,只有书上才有爱情,还是自己老婆好。

后来常州被评为文明城市,所有的流动摊贩取缔,“臭鸡蛋”只能去做保安了,那时他儿子也渐渐长大读初中了,他儿子和我小孩同年同月又同级,他有时会问问我小孩成绩怎么样啊,直到我小孩考取高中,他儿子只能去读五年制大专时,他开始慌了后悔了,他开始知道自己逃避不了做父亲的责任了,怪谁都没有用,自己应该替儿子想想,母亲也渐渐老得走不动了,所有的抱怨责怪都没有意义了。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也和他一样的命运,他得替自己的儿子考虑考虑。

他现在除了上班回来就卖河蚌,他不会让自己闲着,他要替儿子买房,还要娶媳妇,自己这辈子也不想找什么老婆了,除了赚钱还能有什么想法呢,是啊,六零七零后的外乡人的命运不是大同小异吗?

编辑:疯狂侠客88

赞一个 (0)

《卖河蚌的男人》的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赶紧去抢沙发!
发表评论(请文明评论)